当盛夏染红了我们。

为一种模糊的归属感,却不愿遇人眼目。

就是天真地想着要
维护她的天真

不计后果一样
那么多阻力与风险    就半睁着眼不管不顾

总想着   听着歌看书吧

戴上耳机    却全是情绪    什么也做不了

一下子    

在这儿都四年了 

越放弃实现个人价值

与你的共同语言就越少

我越来越浮于表面

只是你一直宽容又和善

但你没有停步过   我们距离越来越远

最后   就快触碰不到你的话题了

那时   宽容和善   也救不了尴尬的沉默了

涌然的泪意

高三她分享了青峰的《无与伦比的美丽》给我,后悔没去了解它的背景。
不知道在这段极为珍视的关系里,抓住了多少,错过了多少。
好几个重要时刻,没能回应她的心境,后知后觉。我时常过于自私。
我本能够使这段关系更亲密更牢固,但那就不是我了,我没那么优秀…     是我的遗憾,是她的幸运,或不幸。
很少回忆了,基本不了,很不像以前的我了。那个喜欢沉溺感动的,美好少年了。

意义是星辰大海

她没有像那样认真地做过一桌子菜

收拾餐盘,我看着那些精心准备过的菜品,知道她那是在期望好消息

消息来时,不尽如人意

她真的就是个脆弱的小女人,平日尽装出她没有的坚强

想到她这十几天瞒着我,受我脾气,向我道歉,我真的很难受

对不起…

至今的人生除了恋爱,还有什么算大事呢